网站首页 > 文化 > 意在宾虹间,工拙非所计——马西园的现代意义

意在宾虹间,工拙非所计——马西园的现代意义

2019-11-08 17:20:31 来源:木港资讯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194次

马希源的《古木与西部寒鸦图》

“米开朗基罗式艺术生活轨迹”示意图

黄洪斌艺术生活示意图

马希源的“春江之旅”

马Xi元的《秋山归来》绞刑架

马思远(1929-2019),回族,甘肃兰州。他14岁时开始学习书法和绘画,20世纪50年代在范徐震先生手下学习,并在北京遇到齐白石。20世纪60年代,他的作品被陈半丁、李苦禅、常书鸿、胡裴恒、王雪涛、金熙厚等大师注释。20世纪80年代,他与李可染、董寿平、关山月、张伯驹等有过接触。书法初学者“二王”,在学习《李汉伟传》后,学习现代何嵇绍、康有为、王铎等书法风格,特别擅长草书。作为绘画初学者,《黄泥》其次是《黄洪斌》,风格独特。

马西元曾经写了一首关于自己的诗:“老人经常画画。它被设计在彩虹的两边。这项工作既笨拙又难以计算。写下来,然后钱山。”这首诗的两个关键词是“洪斌”和“公主化”。前者指的是他跟随黄洪斌的绘画,而后者则表达了他晚年的绘画状态。一是艺术的高标准,二是主体精神的自由,这就引出了绘画与人的根本关系。

当大范谈到马西源尊称黄洪斌为老师的故事时,他会想到“平、圆、矜持、重、变”的五字写作风格和“厚、轻、破、染、泼、烧、宿”的七字写作风格。事实上,马克思主义中“意在洪斌”的含义远远超出了法律体系的层面。它的意思,直接指向正统。

因为我们面临的许多艺术问题最终都是关于人的。如果我们只把一个艺术家当作“人”,那么他的艺术生活现象可能直接触及绘画与人之间的根本关系。19世纪末,法国艺术史学家黛娜·贝塞尔(Dana Bessel)发现了一个关于艺术家生活的普遍规律的现象。他说:“只要看看艺术家的生活,你就会发现它通常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青年时期和成熟期,第二部分是从众和衰退时期。这是最伟大的作家。他几乎一生都有这样两个部分。”以米开朗基罗等人的艺术生活为典型例子,他描绘了艺术家留下的艺术生活轨迹——坐标上的抛物线——第一部分呈上升趋势,第二部分呈下降趋势。连接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的部分处于顶峰,代表艺术家创作的顶峰。这篇文章称这条抛物线为“米开朗基罗的艺术人生轨迹”。

20世纪,中国画迎来了从古典形式向现代形式的转变时期。一群年轻画家游遍了世界各地。他们从文艺复兴以来的西方古典绘画体系中吸取了素描等写实主义的造型艺术方法和概念,并将其作为中国水墨画的造型基础,即通过“中西结合”的方式将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形式转化为欧洲传统“造型艺术”体系的范畴。值得思考的是,所有遵循这一造型艺术规律的现代中国画家都遵循着“米开朗基罗式的艺术人生轨迹”,这条轨迹充满了起伏。他们不像预期的那样,随着艺术家年龄、知识、经验、经验的积累,成就会越来越高。与他的愿望相反,尽管他仍然雄心勃勃、勤奋博学,但我们只能看到他“因循守旧和衰退”的“第二个时期”。这是一种成熟后的衰老现象,就像花、瓜果一样,甚至一台机器、一个女孩、一个生命、一个舞蹈者、一个星球都会在一段最佳时间后衰退。

然而,在中国画坛,我们已经看到艺术家的生活与达纳的判断完全不同。当然,他们有青春和成熟,成熟来得很晚——伟大的事物来得很晚——他们越是到了黄昏,他们的物质生活就越接近灭绝,他们的艺术生活越是充满活力和健康,他们就越是一步步升华到完美,并进入变革的境界。

在中国现代画家中,黄洪斌是最典型的。艺术史学家把“早学晚学”的山水画大师黄洪斌的艺术生涯分为三个时期:学习传统绘画的时期——50岁以前,他致力于学习传统绘画;在向自然学习的时期——50岁到70岁之间,他深入山川,向自然学习。创作时期——70岁以后,山水画出现了他独特的风格。尤其是80岁以后,这些画充满了生机和活力。“黑、密、厚、重”的风格是他这一时期最突出的特点。高燮评论他的风景说:“先生,70年后,他赢得了大自然的精华。他用了1000到10000笔描写自然,没有一笔是错的。在80岁的时候,人们会特别看到这种精神。”这时,他的风景达到了熔点。

黄洪斌艺术人生轨迹的坐标图式与齐白石、吴昌硕、石涛、朱耷、徐渭等相同。它呈现了一个人一生努力攀登到最高艺术境界的过程,就像扶桑从人间爬到天堂一样。本文将这种艺术家的生活轨迹图式称为“黄洪斌的艺术生活轨迹”。

齐白石的艺术生活与此相似。艺术史学家将他的艺术过程分为四个时期,即:1 .向老师学习绘画,学习早期传统;2.高层次、深刻的内部信息、广阔的视野、中期的变革碰撞;3.创造力旺盛、作品众多、作品精美、风格稳定的时期;4.身体逐渐衰退的后期,墨水越来越老,表情奇怪笨拙,外表超然,方法不可能,兴趣真的很浓厚。

学术界对齐白石的老年艺术境界有很多描述,如:“白石翁老了,正变无穷。”(徐悲鸿)——此时,作品真的达到了他所写的“泄露自然秘密,抓鬼神工作者”的地步。(李可兰)

——在晚年,白石老人达到了艺术的巅峰,达到了“最大化”的状态。”(卢立新)——它已经完全进入了大自由、大解放的生活领域。每一击都摆脱了理智的束缚。每种墨水都没有停滞或阻塞。它就像云随风飞扬,水在峡谷中流动,松树在山谷中回响。如果你把书和书相比较,你就像神奇的奔跑的草,自由自在,天马行空,思想无穷,直入生活的神秘,无法到达法律的境界。”(朗·邵军)

老人也问自己,“把平老人在87岁时画的画寄过来。你不能在80岁之前做这件事。”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现象发生在黄洪斌、齐白石等巨人身上,也发生在马克西姆的老绅士身上。有许多共同的特征,例如:

I .长寿

马西元(1929-2019,90岁);齐白石(1864-1957,93岁,自称97岁);黄洪斌(1865-1955,90岁)。长寿是指画家和书法家在艺术实践中积累的巨大而非凡的劳动量,以及他们为攀登艺术高峰而经历的不同发展阶段。它还包括老年人心理状态的出现,就像一千年来的松柏,它有一个线圈的形状。这是“所有的书(画)都是旧的”的生理和心理前提。

其次,遵循中国文人画的正统语境和逐渐变化

马希源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他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他出生在一所家庭学校。他是幼儿园老师,也是范·徐震的本地人。他专注于山脉和河流。

“书法初学者二王,追汉魏篆书后,研究现代的何嵇绍、康有为,学之长,自成一体。著名画家李苦禅曾在书法附言中写道:“西苑先生的书法苍劲而古老,这在现代是罕见的”,给予了高度评价。他的花、鸟和风景也融为一体,尤其是在焦墨。在它的焦墨,有一种空虚感,它的写作力量在黄洪斌的写作中是古老而深刻的。”(王伯敏)

他遵循“书画同源”和“文如画,画如画”的说法,两者是联系在一起的。(孟左敏)

他的工作是兰州一家食品厂的工人,做一些杂务,比如用汽车运输酱油和醋。几十年来,这是他每天凌晨3点起床直到天亮的“职业”时间。积少成多,滴水成流

西苑先生曾经指着他的一幅蓝草画笑着说:“这是60年的努力!”(古马)黄洪斌先生曾经说过:“笔墨五十年!”

马克西姆位于西部,而文人画和书法传统的核心区域位于中国文化板块的东部。他向古代圣贤学习,如黄泥、龚贤、何嵇绍和康有为。近年来,他穿越了这个地区,北访北京,南访江苏、浙江,追悼高士,拜访朱贤,如齐白石、黄洪斌、陈半丁、李苦禅、张伯驹等祖先。他睁开眼睛,观看了奥运会。他一直致力于跟随中国书画的真正脉搏,从未停止练习。至于艺术界的现状,似乎他们已经分居了,就像桃花园里的农民一样,“当他们与外人分开,问现在的世界是什么,他们不知道有一个汉族,不管魏晋时期。”

不管他早期是如何爱抚古人的,也就是说,在他70岁之后,他的绘画风格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甚至在60年、70年、80年之后,在他完成写作之前,他可以看到他最终在不知为什么的情况下从法律变成了不可能。

在评论他晚年的艺术状态时,人们说:“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古马)“人和书都是旧的,艺术达到了顶峰,达到了“最大化”的状态。”“天真而灿烂,深沉而优雅而安详,伟大而巧妙却笨拙,空洞而清晰,平淡而神秘。”(华阳)“看到他把笔写在纸上,这支笔很随意,但当他出乎意料地画画时,这支笔似乎很随意。如果你掩盖你随意的写作,你的批评者会认为这是你的高超技巧。”(王伯敏)

这种状态,或者说州,就像黄奇晚年所说的,“赢得自然的精华,汲取自然,用数以千计的笔画书写,没有错;在80岁的时候,人们会特别看到这种精神。”在老人生命的最后阶段,其他人的书都是旧的,艺术达到了顶峰,达到了“最大化的状态”。"

马思远的老人也说:“自由写作不如工作好。”

一个朋友曾经看见他写字画画:“他的刷子很长,他握着刷子也很奇怪。他把它拿在手里,然后随意地摊开宣纸,随意地写下来。钢笔蛇游泳,自然,无动于衷,丰满而聪明。”“道追随自然...为道的丧失,为损的丧失,使无为、无为而无不及。”(杨光祖)-“西苑先生很好地利用了羊毛长而锋利的特点,这种特点看起来不灵活,但却有万钧之力。他的感觉很随意,让人捉摸不透,就像龙和蛇赛跑,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这支笔可以通过玩游戏转换成能量,而且声音出奇的大。猛的看着这幅画,口渴的笔焦墨,走马观花,不知头绪;仔细观察,我们可以看到山中有水,万物都有自己的管理方式和文采。”(北辰)

这是什么样的状态?“逃跑”的状态!这是什么样的状态?“逃离”的境界!

“一”是中国文化中一个独特的概念。唐朝时,张怀瓘把书法和绘画区分开来,有三种品质:神性、魔力和能力。后来,朱璟宣发现“三个产品”的学说没有得到充分运用。他认为“张怀瓘的《破碎的绘画》具有“三种产品”的魔力,可以分为三类:上、中、下。它特别非常规,有一针来显示它的优点和缺点。”宋代的黄休复将艺术作品按照高雅、神性、精致和能力的顺序进行排序,形成了中国画评价的价值链,高雅处于最耀眼的顶端。

什么是易?朱璟宣说这是“非正式的”,太简短了。明代的唐·祁智神秘地说了“逸”的概念:“逸”这个词最难分解。”“虽然安逸接近陌生,但它并不真正意味着陌生:虽然它不依赖于押韵,但它甚至不同于押韵。他的笔和墨水在向前和向后移动,他的山和谷和往常一样越来越不一样,这使得观众对见面不感兴趣,并悠闲而自动地享受它们。这是作者一直想赞美但又无法开始的东西。很难相信。”

黄休复说:“最难做的事就是在绘画上优雅。我的规则很笨拙。我绘画谦虚,造型简单。我不能成为榜样。我有一种意义感。因此,我的目的是说,“优雅”解释了“逃避”的基本特征,并非常清晰地向画家展示了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

逃脱是一个超越传统法律的非凡法律。所谓“不能,不是不能也不能行动,就是行动”(石涛)因此,道统的“逃脱”站在道统巨人的肩膀上。中国画的法律体系是一本博大精深的书,是一生的精神事业。“旅行千里,阅读千本书”(董其昌);“学问深,性情变”;“如果你是一个伟大的学者,你必须有一个精彩的表演”(赵钱智);“至少50年的笔墨技巧”(传到黄洪斌)“这是60年的努力!”(马克西花园)伟大的艺术家都知道真相,都体验过这种味道。

被法律逮捕不是逃跑。失去法律体系的“非正式规则”将使逃避成为空中楼阁。逃避只属于伟大的人才、大学学者和终身苦修。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很少有人来到易经的原因之一。恐怕所有到达这个地方的人在高空都会感到极度寒冷。虽然到达休闲环境的人数很少,但它显示了人性的终极力量。如果说竞技体育的世界纪录创造者,一个人的成就,还有人类的成就。

郭徐若在讨论气与韵时曾说过:气与韵具有“生而知,非巧合,非时间,非默契,而是自然”的特点。逃离并胜过押韵。云歌说:“高一是一种想抛开所有情感,冷漠天真的人。据说他无意成为一名好作家。”安逸的境界总是如此美妙和令人向往,以至于它一半被隐藏,一半在暮色中。

逃避具有中国文化的精英特征,是由最有文化的人实现的。它是一种超越传统文化规范的超传统文化形式,永远站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中国传统文化的顶端。

在古代,黄洪斌是传统大师。今天,因为它触及了人与艺术的基本关系,它已经达到了与现代艺术相同的目标。正如他所说:“欧洲风格正在逐渐向东方传播,人心一致。在20年内,中西绘画将没有区别。它的精神是一样的。”(1943年与朱晏婴合著)马克西花园在本质上也隐含着艺术的现代性,因为它“意在彩虹的两边”。

当中国画自身发展逻辑的古堤被来自西方的洪流冲垮时,马克西花园是一个与我们最接近的生动特例。这也是马克西花园的特殊意义。

(作者程铮,著名艺术史学家,中国艺术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Xi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江苏快3 湖北快3 吉林快三投注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shadhinmo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木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