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社会 > 学生在校外托管摔伤致残该谁担责?法院这样判

学生在校外托管摔伤致残该谁担责?法院这样判

2019-11-29 18:05:23 来源:木港资讯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3197次

《信息时报》(记者何肖敏)一名9岁的小学生在校外信托组织与同学发生争执时被撞倒在地,受伤致残。信托组织声称没有错。谁应该赔偿?近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一索赔作出了终审判决,无证信托机构不得不赔偿4万多元。

被同学推伤致残

据越秀区法院一审调查,2018年5月,曾在广州越秀区艾国路设立的无证信托机构“童氏信托”(Tong's Trust)为黄、梁等学生(均出生于2008年)提供午餐和午休服务。黄和梁被分配到同一个宿舍,在那里大约有六七个上下铺床架用于午餐休息。黄在下床,梁在不相邻的上床。

2018年5月14日午饭后,黄爬上了梁旁边的上铺,和其他学生一起玩。争吵中,梁羽生不小心把黄推倒在地。

黄受伤后,托管老师出现检查情况并通知父母双方。黄随后去广州骨科医院治疗。2018年5月14日至8月15日,他去医院进行了10次门诊治疗,其中2018年5月16日,医生下令休息两周。2018年5月29日,骨科医院出具病假(诊断)证明,称黄因肱骨近端骨折被建议休息两周。

黄说他因受伤被停学一个月。2018年8月15日,黄带着病历和x光片到中山大学法医学鉴定中心进行残疾等级鉴定。2018年8月23日,中心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黄达到了“人体伤害残疾等级10级残疾”。

受托人说没有错。

黄和他的父母后来把梁和信托机构带到越秀法院。然而,曾轶可认为,事件的原因是黄违反托管制度,不听托管老师的建议,擅自爬到不属于他的床的上铺,扰乱了梁羽生的休息,然后与梁羽生推搡搡,摔倒在地。因此,黄、梁都有严重的过错,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曾庆红说,他已经履行了确保安全的义务。如果主考学生决定参加监护,包括黄、梁及其父母在内的一对主考学生将介绍监护中心的安全管理系统。在日常管理中,曾老师经常教育学生注意安全,不要追逐打闹,不要攀爬。此外,他们设立的托管机构所设立的休息设施的质量都是合格的,家长在选择托管机构时也完全了解。因此,曾轶可没有犯任何错误。

法院裁定托管机构应承担40%的责任。

越秀法院一审认定,所谓“儿童监护”是某个人无证设立的,相应的休息设施未经管理部门批准。上下休息设施的设置纯粹是为了增加入学率,没有考虑到小学生年龄小、多动症和身体发育不全等客观因素,因此存在安全隐患。此外,黄和梁在休息室发生冲突时没有托管老师在场,也没有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

因此,曾轶可作为一名实际操作者,没有履行其应有的安全保护义务,并对本案的发生负有责任。一审法院裁定梁振英对60%的赔偿负责。曾轶可承担了40%的赔偿责任。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审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和生活期间,受到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以外人员的人身伤害的,侵权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不履行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黄在事件发生时只有9岁,在事件发生时没有托管老师在场来限制民事行为能力。虽然曾声称他已经向幼儿园学生及其家长解释了安全管理制度,但梁声称黄爬上上铺玩耍并堵住梁的下床通道违反了午休规则,黄在事件发生时只有9岁,即使这一说法属实,黄也不构成法律过错。

梁应承担侵权责任,他的父母应承担民事责任。曾未履行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其中,曾轶可应赔偿人民币4.1万元以上。

北京快3投注 极速牛牛app 北京快乐8下注 五百万彩票网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shadhinmo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木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