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国际 > 越境攻打叙利亚背后,埃尔多安离奥斯曼帝国梦渐行渐远

越境攻打叙利亚背后,埃尔多安离奥斯曼帝国梦渐行渐远

2019-11-06 21:02:13 来源:木港资讯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3825次

来源:垂直新闻

东方网,垂直新闻记者陈思忠

10月13日,土耳其进入了针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分子“和平之泉”的跨境军事行动的第五天。

在边境的一边,遭受八年内战的叙利亚人民没有等待和平,而是看到一长串来自土耳其的钢铁缓缓越过边境。另一方面,土耳其国防部不断更新“被杀恐怖分子”的人数,11日达到277人。

这一跨境军事行动具有威胁性,并被欧盟国家批评为“人道主义灾难”。背后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个政治强人。

他梦想复兴奥斯曼帝国。

崛起:从棚户区青年到市长办公室

媒体喜欢从埃尔多安的童年故事开始,因为那段生活充分反映了他的艰辛、勤奋以及保守教育对他的深刻影响。

埃尔多安于1954年出生在伊斯坦布尔一个普通的工作家庭。当时,土耳其刚刚加入北约两年,执政党仍然是门德尔斯领导的民主党。

在埃尔多安小时候的自我描述中,“他的家人甚至买不起自行车。”从小学开始,他就开始帮妈妈卖土耳其玉米煎饼、柠檬水和明信片来补贴她的家人。他的父亲艾哈迈德是海岸警卫队的队长,也是一个保守虔诚的穆斯林。

虽然这个家庭不富裕,但这并不影响他父亲严格的家庭教育。埃尔多安最痛苦的教训是,当他6岁的时候,他被吊在屋顶上,双手被父亲绑着咒骂。

当时,为了加深儿子对伊斯兰教义的理解,艾哈迈德把儿子送到了一所寄宿宗教学校(伊斯坦布尔伊玛目哈提卜学院),这所学校专门培训宗教领袖将来在政府工作。结果,毕业生被排除在“高考”制度之外。为了上大学,埃尔多安不得不在业余时间去普通高中补课。暑假期间,埃尔多安回到黑海的家乡雷泽(Rize),帮助种植茶叶和榛子树。

埃尔多安第一次参加政府时只有15岁。他加入了当时的土耳其繁荣党青年预备队,并积极参加各种游行和集会。1969年,冷战中期,尽管共和党和正义党仍然平分秋色,但左翼运动、民粹主义和伊斯兰主义悄然兴起。

据说“只工作不玩耍,聪明的孩子也会变傻”。除了学习和宗教,埃尔多安还热爱足球。他出生在卡斯珀萨区,这个简陋的社区里唯一的光环就是当地的足球俱乐部。在那里,他成为了一名半职业球员,他的梦想是加入国家队。然而,在他父亲的干预下,这位将在政治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新星最终未能在绿茵场上成名。

埃尔多安在马尔马拉经济贸易研究所完成学业后,27岁时加入了主张政治和宗教融合的福利党,并正式进入政界,但此后他的成就一直平平。

1994年,埃尔多安四十多岁了。这也是他政治生涯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土耳其当时被库尔德问题撕裂。为了实现自治甚至独立,PKK与土耳其政府军战斗了十多年,造成至少3万人死亡,数十万人流离失所。那一年埃尔多安当选伊斯坦布尔市长。在他的三年任期内,他改变了这座城市拥挤而衰败的面貌。伊斯坦布尔的街道变得干净整洁,成为外国游客的最爱,就像一个大都市应该有的繁荣一样。

博斯普鲁斯大桥(照片/路透社)

紧挨着伊斯坦布尔,博斯普鲁斯海峡以北的黑海,湍急的河流从这里源源不断地流入地中海的生命线。埃尔多安的家乡“五海三洲”,不仅是欧亚交通枢纽,也是两个不同文明冲突的顶点。

它出现在统治者的梦里。

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苏丹穆罕默德二世(Sultan Muhammad)率领20万军队和300艘战舰推倒这座古城的大门,这座古城以前被称为君士坦丁堡。苏丹认为自己是世界的领导者。它继承了东罗马帝国的失败文化,发展了伊斯兰文化,使伊斯坦布尔成为东西方文明的交汇点。当欧洲精神首都沦陷时,伊斯兰文明对它的渴望最终以一个特定的名字——伊斯坦布尔——的形式出现。

五个多世纪后,埃尔多安在担任市长期间积累了声望和政治权力,在这片土地上声名鹊起。尽管埃尔多安因政治倾向被捕入狱,但他还是立即组建了正义与发展党(正义与发展党),并赢得了议会选举。他于2003年接任首相,达到了他政治生涯的顶峰。

1998年,埃尔多安因政治倾向被捕入狱(图/路透社)

“新时代的苏丹,”英国杂志《经济学人》谈到埃尔多安时说。

变化:从“双头鹰”到“向东看”

2011年,埃尔多安当选为时代周刊年度人物。“虽然[·埃尔多安不是中东人,但他是中东人民中最受欢迎的世界领袖。他外交使命的欢呼会让摇滚明星嫉妒。”

2011年,埃尔多安出现在《时代》杂志的封面上(照片/时间)

同年9月,埃尔多安以土耳其总理的身份访问了埃及首都开罗。开罗以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欢迎政治强人:没有红地毯,没有仪仗队,没有敬礼……这些规范对政治家来说太常见了。他受到震耳欲聋的、纯粹的欢呼。他的肖像在空中飘扬的大海报,闪光灯会像白天一样照亮夜晚。为了不错过埃尔多安可能的演讲,记者们紧紧地抓着麦克风,直接贴在他脸上,但很快就被人群推开了。

一些人喊道,“埃尔多安!埃尔多安。真正的穆斯林,不是软蛋!”"土耳其和埃及紧密相连!"

在埃及,人们热烈欢迎埃尔多安的到来(照片/以色列时报)

此刻,他似乎离恢复奥斯曼帝国荣耀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土耳其位于亚洲和欧洲的交界处,长期以来一直奉行亲西方外交。作为一个以逊尼派穆斯林人口为主体的国家,土耳其一直致力于成为一个现代、自由和世俗国家的成员。然而,埃尔多安没有按常理出牌。虔诚的穆斯林在外交策略上有明显的中东色彩。在他的领导下,土耳其和美国已经从以前的遵守关系转变为独立的外交主体。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纲告诉Orient.com。然而,两者之间存在矛盾:“离开亚洲,进入欧洲意味着世俗化和权力下放,而不是威权主义。”

他做过一次。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的李钟兵和涂斌在他们的论文中曾经指出,在埃尔多安执政的十多年里,学术界开始关注土耳其外交,而这在以前是不被重视的。

自法正党执政以来,土耳其的外交已经主动转变为中东世界的怀抱。然而,西方总体上同意其政策。李钟兵和杜斌认为,土耳其2007年的“零邻国政策”甚至改善了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政府的关系。此时,土耳其的行为更像一个调解人,这不仅符合中东世界的利益,也有助于西方稳定中东的地缘政治局势。

然而,埃尔多安的血液中流淌着相对保守的宗教立场。他从不抽烟也不喝酒,每个星期五都去清真寺祈祷。可以说,他是土耳其“世俗改革之父”凯末尔·阿塔图尔克的对立面。虽然埃尔多安曾坚定地表示,他支持政教分离的世俗传统,但他早期以强大的伊斯兰教加入繁荣的政党,似乎显示了他的真心。

转折点发生在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阿拉伯世界的这一革命浪潮导致至少140万人死亡,1500多万难民。从北非到西亚,从突尼斯到也门,空气中充满了经济萧条的感觉。

埃尔多安开始不满意自己作为调停者的角色。他看到了一个机会,想抓住它。他认为,现在是在动荡的中东推广“土耳其模式”的时候了。

“从‘双头鹰’开始到‘向东看’,这是一个现实。”孙德纲评论道。

同年5月,土耳其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恶化。以色列怀疑以“蓝色马尔马拉”为首的土耳其救援船队正在向加沙运送军用物资,强行登船并扣留船只,造成至少9人死亡。

这直接导致了土耳其政府对该国库尔德人的高压罢工政策——该国库尔德人一般生活在东南部,是一个拥有1400万人口的少数民族,但根据土耳其宪法,政府有权禁止他们庆祝自己的节日和说自己的方言。

在外部,埃尔多安政府开始高调干涉埃及、叙利亚和其他国内事务,并支持逊尼派力量。在其外交政策中,埃尔多安的宗派倾向很明显,与西方国家的要求背道而驰。

挑战:从赢得舆论到失去舆论

2016年7月16日清晨,天空并不明亮。大约24名土耳其突击队员出现在米勒海岸的一家豪华俱乐部酒店。他们用自动步枪和手榴弹武装到牙齿。只有一个目标——埃尔多安。当时埃尔多安担任总统还不到两年,正在酒店花园的一座私人别墅度假。

当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的一些叛军开始封锁道路和轰炸州政府大楼时,突击队的任务是活捉总统。他们潜入旅馆,政变达到高潮。按照计划,他们开火,投掷手榴弹,占领了脆弱的旅馆,并成功杀死两名保镖。

政变者驾驶坦克去首都安卡拉街(照片/英国广播公司)

自1923年以来,土耳其在近100年里总共发动了四次政变,军队不费吹灰之力就取得了成功。

但是这次埃尔多安赢了。

他事先被告知,他早些时候乘了一架直升机,很快就离开了错误的地方。抵达拉曼机场后,他立即登上了一架飞往伊斯坦布尔的私人飞机——他的机长甚至操纵了雷达,让它看起来像一架普通的民用飞机。

在去伊斯坦布尔的路上,埃尔多安通过视频联系了土耳其电视台,呼吁人们走上街头反抗政变势力。这得到了许多回应:有人躺在坦克前,试图用身体阻挡坦克前进。其他人冲进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的枪炮声,竭力压制开枪的共谋者。

埃尔多安通过电视台呼吁人民抵抗政变力量(照片/bbc)

埃尔多安凌晨3点出现在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数百万人聚集在街上,呼喊着他的名字,唱着他的竞选歌曲。一夜之间,埃尔多安的立场从几乎失去权力转变为不可动摇。

对许多人来说,今晚标志着现代土耳其的重生。

未遂政变持续不到24小时,造成至少265人死亡,约1440人受伤。大规模清算立即开始。埃尔多安指责流亡的美国教士费图拉·葛兰领导的“葛兰运动”领导政变,并将所有反对者归类为持不同政见者,包括士兵、记者、大学教师和政府公务员...

10多天后,15,846人被捕,3家新闻机构、16家电视台、23家广播电台和45家报纸被下令关闭。

古伦早年是埃尔多安的盟友,1999年与埃尔多安分手后移居美国(图/bbc)

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埃尔多安的权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稳定。在一年后的全民公决中,土耳其从议会制转变为总统制。

但与此同时,未遂政变暴露了土耳其在现实体系中的矛盾。

孙德纲认为,埃尔多安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经济。

不可忽视的因素之一是,这位政治强人在经济上给出了令人满意的答案。2003年至2011年,土耳其人均产值从2500美元增加到1052美元,翻了三倍,成为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捐款50多亿美元的重要成员国。

与中东大多数国家的单一能源经济模式不同,埃尔多安在土耳其的贸易中与包括美国和欧盟在内的西方国家以及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东方国家有着密切的联系。

埃尔多安甚至大胆声明,要在2023年,也就是土耳其建国100周年之前,达到世界前10名。

然而,2018年,随着美国和土耳其之间的政治冲突加剧,美国通过将土耳其进口钢铁和铝的关税提高一倍实施了经济制裁。这导致里拉大幅贬值20%,经济增长放缓至2.6%,比前一年有悬崖般的放缓。以下是从未恢复的国家信心。截至2019年1月,土耳其一年增加了131.8万失业人口,失业率比上一年上升了54%。

2018年,受美国经济制裁的影响,土耳其里拉再次贬值

在今年3月土耳其举行的地方选举中,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在首都安卡拉和埃尔多安的旧阵营伊斯坦布尔失去了选票。事实上,在土耳其的七个主要城市,正义与发展党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共和党等世俗力量已经超过了正义与发展党。

孙德纲认为,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跨境袭击,就像古伦清洗一样,是埃尔多安试图扭转这种衰落,转移注意力。“在过去的五到六年里,土耳其经济没有出现任何明显的好转,国内增长势头不足。这将是未来的一大挑战。那就打安全牌。”

离开亚洲进入欧洲曾经是埃尔多安和大多数土耳其领导人的要求。然而,当世俗化和回归伊斯兰世界的核心之间存在矛盾时,持久的力量似乎太有吸引力了。

三年前,埃尔多安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郊区的山顶上建造了近100年来人类建造的最大宫殿。白宫30倍大的住宅是他的王国,俯瞰安卡拉。

住宅非常豪华(照片/每日邮报)

立场的转变不允许他控制四个阵营,但他已经像苏丹一样生活了。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shadhinmo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木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