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社会 > 深圳白石洲拆除重建,城中村改造模式引发关注

深圳白石洲拆除重建,城中村改造模式引发关注

2019-11-03 20:38:14 来源:木港资讯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1105次

7月9日,白石洲密集的建筑中泄露了路灯。照片/视觉中国

重启白石洲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辛鸣

发表于2019年9月23日中国新闻周刊917期

一块“石头”激起了成千上万的波浪。

作为市中心著名的城中村和深圳的“老航母”,白石洲终于要被拆除重建了。这是一个始于14年前的古老梦想。

据当地记录,村庄前的山顶上悬挂着一块巨大的白石,是白石洲这个地名的由来。这个0.6平方公里的区域一直是象征性的。对土著人来说,这是一张通往他们家园、痛苦的过去和未来的门票。对于“深度漂流”,它是梦想开始的地方;在城市管理者的眼里,它就像深南大道上的脂肪瘤。在艺术家和学者看来,这个地方也是创作和研究的沃土...白石舟就像一块五色石,不同的话语体系交织在这里。

“奇迹之城”深圳的历史叙述和未来探索也交织在一起:不同的利益集团在这里如何相互帮助?由于历史遗留的问题,拖延了十多年的旧改革怎么能被打破呢?移民城市如何才能跟上城市发展的步伐,而不是在城市更新过程中被抛弃?

租金结算困难

白石洲横跨深南大道。路南是一个真正的白石洲村,靠近世界之窗和深圳湾公园。鲁北被纳入上白石和下白石四个自然村的拆迁改造范围。南北地区统称沙河五村,属于沙河街。像深圳的其他地方一样,当地人是这里的“少数民族”,大多数是外国人。在高峰期,有15万人住在这里,这被称为“深海漂流的第一站”。

即使是新来的人也能很容易融入这里。地铁1号线白石洲站甲出口沿沙河街行驶。一路上,有便宜又美味的小吃,便宜又实用的日用品,便宜的理发店和指甲店...江南百货大楼有两层,是这里的地标。在它前面,小广场白天是孩子们的游乐场,晚上是广场舞蹈爱好者的天堂。

有许多握手建筑和亲吻建筑。狭长的蔬菜市场像同一根毛细管一样连接着整个社区。在案板上,鸡、鸭和鹅整齐地排成一排。这个地方很拥挤,但是到处都是烟花。

从6月份开始,一份租房许可通知扰乱了这里的日常生活。已经签订搬迁补偿协议的房东用一张a4纸和同样的措辞通知房客:村里的市区重建工作已经正式开始,请在9月底之前结清租金和水电费,搬出大楼。

白石洲的许多企业都展示了拆除和倾倒货物的迹象。随着大量居民搬走,商店里的生意也变得冷清了。摄影/本报记者程辛鸣

14年后拆除的传闻突然成真。移动车辆和拉行李的人成为沙河街最常见的景象。从湛江到深圳工作了五六年后,发廊的肖兄弟把他的手提箱拖到了北方的西丽,被问及是否有点不愿意离开白石洲。他笑着说,“你好吗?到处漂流都是一样的。”

移动是2019年夏天白石洲最常见的景观。住得更远、付更高的租金是旧改革不可避免的痛苦。摄影/本报记者程辛鸣

官方数据显示,白石洲北部四个村庄的原有常住人口为83,000人,自6月30日清租以来,人口一直在不断减少。截至9月10日,总人数减少了28,731人。

商人和学生家庭是受打击最大的两个群体。与理发师兄弟这样的“浮萍”相比,他们更像是植根于白石洲的人。许多商店挂着清仓大甩卖的标志。一家出售商品的服装店老板说,他刚刚签了两年的租金,花了5万到6万英镑重新装修这家开业一个月后就被拆除的商店。“最初我们以为不会拆掉它,因为道路还在建设中。我以前甚至没有放弃60万元的报价,但现在我后悔了。”

“多年来,我一直说我想拆掉它,但我没有!”老板在这里开服装店已经快十年了。过去,生意好的时候,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水流出。现在年轻人已经搬走了,即使货物被丢弃,他们一天也只能卖几百美元。“连房租都不够!”老板感叹房租每月近2万元,包括水电。

老板的父母住在离商店不远的旧大楼里。他们二十多岁离开家乡揭阳努力工作。他们非常困难地抚养他们的孩子。他们没想到会带着最小的孙子回到家乡。然而,他们的家乡什么也没有。这不是最后的手段。他们根本不想回去。小屋的角落里堆放着老人打包的行李。目前,十口之家不可能“整齐地”在一起。

许多学生家长也措手不及。众所周知,深圳的学位很紧,但是白石洲,作为城市里的一个村庄,为许多流动儿童提供了入学的机会。原因之一是附近的大多数富裕家庭选择让他们的孩子上私立学校,留下许多公立学校的名额。一位家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深圳将以分数录取学生,其他地方超过200分可能无法录取,而白石洲30分就足够了。

事实上,这项改革不会导致孩子们辍学。白世洲的现场重建小组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拆除不涉及学校的拆除,学生的学校教育也不会受到影响。然而,家庭搬迁意味着生活成本和时间成本的急剧上升。因此,他们的反弹在拆迁初期最强。企业和家长已经一个接一个地建立了微信群。真相和谎言的消息四处传播。许多人去城市和省份请求帮助。

对于白石洲旧城改造现场工作组来说,有些矛盾是合理的,有些是出乎意料的。"房客很少在其他地方提出这么多要求。"从沙河街到白石洲的现场工作组组长邹晓明坦白承认。

工作组表示,根据深圳的惯例,租赁期通常为两个月,白世洲已经给了一个多月。"考虑到白石洲的房客数量相对较多,应该避免超过8万人的潮水。"邹晓明说道。

作为政府的一个机构,现场工作组负责协调各方的利益,并及时提出解决租金结算问题的办法。7月底和8月初,沙河街道办事处分别与商家代表和学生家长组织了几次沟通会。一栋300多平方米的建筑被改造成了公共接待室。

7月24日,“白石洲更新办公室”正式开业,陆续发布政策解释、更新趋势及相关提示。此外,工作组还组织力量在附近的17个村庄进行研究,并通过微信公布周围的租金价格和驾车路线。

9月1日开学的第一天,白石洲开了三辆专车运送搬迁后远离学校的学生。但对租户来说,大规模拆迁带来的租金上涨是他们必须忍受的“痛苦”。

“白石洲的改造是深圳和南山区的一项重大工程。它受到了很高的关注,受到了很强的控制。没有出错的余地。”邹晓明说道。

后期更改

像每次大规模拆迁一样,创造财富的神话最引人注目。2018年12月28日,深圳市规划土地委员会正式批准《南山区沙河街沙河村5号旧城改造单元规划》。随后,1878名亿万富翁将在白石洲出生的消息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

据一位已经签订合同的当地村民说,他的房子的拆迁面积约为1200平方米。按照1:1.03的补偿标准,他将在拆迁后得到15套回房,其中7套是公寓。

但是像他这样的“大家庭”并不多。白石州工业合作公司是这次旧改革的主题。该公司董事长池伟琪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地村民总数为1878户。当地家庭平均财产面积为500-600平方米,面积在1000平方米以上的村民不超过20%。数以千计的亿万富翁将在一夜之间出生的说法无法成立。

但拆迁后的回报显然足够丰厚。家联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白石洲目前的二手房分为楼梯房和电梯房,单价为每平方米65,000-75,000元,而周边华侨城的房价约为100,000元。

巨额财富的突然到来令人羡慕。然而,对于原住民来说,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白世周的历史充满了泪水."一个村民说。

土地是所有问题的根源。

1959年,由于边防的需要,当时佛山地区的垦殖局在沙河村组修建了沙河农场,后来归深圳市管辖。1992年是关键的一年,为未来的冲突奠定了基础。今年,深圳经济特区实施了农村城镇化。每个村庄都成立了股份公司,农民变成了股东。然而,沙河五村村民只收到城市户口,其他政策没有得到落实。沙河五村已经成为一个边缘机构,没有成立股份公司,没有确认村民的宅基地,也没有归还土地用于集体经济发展。

失去土地的农民不能耕种,只能在宅基地上“种植建筑”。在村民们的记忆中,白石洲有三座“建筑种植”高峰。第一次是在20世纪80年代拆除瓦房,第二次是在1992年左右拆除祖屋,建造三四层。随着越来越多的房客,该村的非法建筑在2000年前后越来越高。有时检查是从上面进行的,拆掉了两三层楼,不久村民们悄悄地把它盖上。

由于历史债务,政府只能默许村民通过“建房”获得租金收入的行为。然而,由于缺乏集体经济,沙河五村村民的生活水平远远落后于邻近的大冲村。从2003年到2007年,白世洲村民一直在向市政府、省政府和中央政府请求帮助。村民们的要求是回到自己的土地上。

随着深圳的腾飞,坐落在深南大道旁的白石洲越来越不符合深圳的形象。白石洲路被华侨城的豪华住宅区、西面的南山科技园、东面的欢乐谷和世界之窗隔开。与周边地区的快速发展相比,这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角落。

2004年,白石洲宣布旧改革,但由于许多历史问题仍悬而未决,旧改革无法推进。2006年底,在南山区党委政府的支持下,深圳白石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成立,2075名原沙河村村民为股东,推动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代表村民集体经济利益。

2009年12月31日,沙河村历史遗留问题有了突破。该地区146,900平方米的工业用地中,81,600平方米分配给南山区政府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南山区决定将相关土地和资产转让给白石洲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管理和收益。

集体土地因安全原因被洗劫后,2014年7月,白石洲被批准纳入深圳当年的城市更新单元计划。2017年6月,深圳市规划土地委员会南山管理局公布了沙河五村城市更新单元规划草案。2018年底,该项目获得特别批准。至此,白石洲市长达14年的旧城改造计划已经成为现实,“旧航母”来得太迟了。

“不要一直嫉妒我们当地人。在那些日子里,许多苦不堪言的局外人并不知道。”白石洲有限公司董事长池伟琪表示。由于过去几十年与国有企业的土地纠纷,代表村民利益的白石洲股份公司不想再与国有企业打交道。经过多次调查,他们最终选择了在香港上市的房地产公司格林维尤中国(Greenview China),该公司在深圳市场拥有多年的经验。

“白石洲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业项目,也不是为了老而改变。它的重要任务之一是解决历史遗留的问题。”吕晶房地产深圳公司总经理胡伟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根据协议,格林维尤房地产公司必须在2020年12月底之前至少完成第一份100%的合同,才能最终成为白石洲项目的开发商。“旧航空母舰”能否顺利停靠仍有待时间检验。

“紧张但不枯燥的生活”

随着旧事重提,仍有许多人无法企及的“深圳梦”。

米甸公共汽车剧团团长陈启冲是深圳人,6岁前一直住在城市的村庄里。在他童年的记忆中,这个城市里来来往往的村庄都是房客。

2015年,陈启冲主演了源于编剧杨俊甫在白世洲生活经历的话剧《白世洲》。剧中有各种各样的人,如包租婆、洗头妹、潮汕老板等。笑着流泪的故事使它在前两轮演出中赢得了90%的席位。

"白石洲代表深圳数百个大大小小的村庄,是一个标志性的符号."陈启冲总结道:“这座城市的村庄给了许多想闯入其中的年轻人一片他们梦想起航的净土。有一个地方,他们可以在3到5年内租房、吃饭、省钱、买房和搬出去。”

2017年7月8日,两位民间艺术家在白石洲有限公司附近的一场表演中表演了“脖子上的钢筋”

今年7月,陈启冲听到白石洲即将被拆除的消息,感到遗憾和无助。“祠堂和封闭房屋的文化符号将随着城市的发展而逐渐渗透和取代。作为剧作家,我们记忆的方式是为这座城市创作一些作品。”

9月26日至28日,电视剧《白周市》将在深圳重演。新版中的一个重要变化是在开头增加了一个情节:白石洲即将被淹没,每个人都应该尽快撤离,因此创作者暗示着拆迁和重建。

歌手陈楚生成名前曾住在这里,以700元租了一间15平方米的单人房。对于文艺青年来说,这个地方不仅是一个休眠的天堂,也是一片创造的沃土。

生活在深圳的动作艺术坚果兄弟是一个留着长发的湖北人。他在2011年开始了他的自由艺术创作。今年6月30日,坚果兄弟听说了白石洲被拆除的消息。他花了三四天时间构思了十几个想法,最后选择了“深圳娃娃”。他走进白石洲数百个学生家庭,让孩子们和娃娃合影,上面写着“白石洲拆除”和“我不想辍学”。

之后,他租了一台大型挖掘机,在深圳边境的一块空地上抓了从白石洲收集的娃娃,扔进了一条河沟,这表明外国孩子被深圳遗弃了。视频和“白石洲4000名儿童将失学”的话题在网上迅速传播开来。

不过,沙河街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明显误导了公众。公立学校没有孩子因为搬迁而辍学,nut兄弟也接受了警察局的采访。之后,他暂时离开深圳,想在北京找个地方做展览,但没人接受。

螺母兄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的愿望是帮助父母实现他们的要求,即分阶段拆除,去附近的学校,留在深圳。同时,他希望政府能以白石洲为例,开始关注租户的权益。

2018年,二手玫瑰乐队梁龙的主唱受邀在独立电影《回到南方》中扮演男二号。这部电影的一半是在白石洲拍摄的,在那里,梁龙一个月来第一次体验了这个城市的乡村文化。

“那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它离欢乐谷和世界之窗很近,就像在三分钟内完成一个路口,给人一种非常复杂的感觉。”梁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白世洲对我最大的感觉是共存,除了荣耀,还有一种贫穷但不枯萎的生活。”

梁龙不想在附近的大楼里吃饭。他更喜欢白石洲便宜又美味的食物。电影摄制组住的旅馆条件很差,晚上会制造老鼠,但他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甚至在离开时会感到怀旧。

拍摄间隙,梁龙写了两首或三首歌,其中一首叫做《白石舟梦》。深南大道附近有无数的荣耀,但是你路过一个叫“城中村”的地方吗?望着世界之窗和欢乐谷的方向,他握了握手,向大楼哭喊着关于白世洲的梦……”他在歌里唱歌。

谁的白世洲?

对于一些研究者来说,白石洲的未来也承载着许多城市的命题。

“握手302”是马立安在白石洲创办的一个艺术项目,位于上白石村二房握手楼的三楼。工作室的标志是一只伸出半开的门的卡通手,这与美国幽默非常友好。楼下是一家便宜的鞋店,非常结实。

美国马立安是人类学博士,独立艺术家和策展人。自1995年起,马立安开始在深圳进行人类学研究。英寸板,中文流利,熟悉深圳的人类历史,在这里被亲切地称为“马拉多纳”。

2013年,马立安华800元租下了这个12.5平方米的房间,开启了一系列有趣的艺术探索。“起初,我有点骄傲,总是想着我们能为白世舟做些什么。到了第二年,人们发现我们没有为白世洲做任何事。这都是白石舟给我们的。”马立安微笑着回忆道。

“白世洲的壳是骗人的。在进入白石洲之前,人们很容易误解这个地方到处都是低学历、低收入的农民工。事实上,这里的课是最复杂的。其中包括刚从深圳毕业的大学生、许多小企业主以及希望自己的孩子在深圳接受教育的外国家庭。”马立安说。

思路改变后,“握手302”打开了大门,从吸引他人的角度来看,成为每个人的参与。在过去的六年里,他们做了许多品牌活动。例如,《白石笔记》(White Stone Notes)邀请来自不同行业的人文艺术工作者在白石洲居住一周,寻找灵感,并在各自的专业领域进行个性化表达。另一个例子是定期的沙龙,如“纸鹤茶会”和“单身餐”,吸引了城市里各种各样的人走进白石洲和302。

今年7月初,“握手302”还收到了房东贴出的租房许可通知。“弗先生是一个真正的本地‘深圳’人,身材高大魁梧。他看起来像北方人。他大声说话,但没有恶意。他们在一篇公开文章中写道:“他的自行车配有赤膊短裤和人字拖,是他外貌的标准。”

8月19日,“握手302”搬离白石洲,就在他们搬进来的六年后。不久,他们在福田区下沙地铁站附近找到了一个新的落脚点,并于8月31日开办了一家新沙龙。它仍然是城市中的一个村庄,仍然是握手大楼,但是门牌号已经从302变成了804。马立安对这座城市的观察和思考仍在继续。她想讨论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是城市?

对于在新泽西郊区长大的马立安来说,纽约的曼哈顿是童年记忆中的一座城市。在曼哈顿,下东区是移民和多元文化的交汇点,中国人、拉丁美洲人和犹太人生活在一起。那里有灰色砾石小巷和蜂窝状拥挤的房子,还有高端公寓和时尚精品店。“在深圳,最像曼哈顿的是白石洲。商店很窄,人很杂,东西又贵又便宜。包容性的街头文化可以听到许多不同的语言。”马立安说。

马立安认为城市应该与大多数人分享最多的资源,而过去的白石洲就是这样一个空间。“白石洲包含了很多梦想和可能性。它有一个很好的位置和丰富的机会来开展业务和学习。这些资源可以与留在这个空间的人共享。”

相反,她很反感以shopping mall为代表的“城市替代物”,高大上的shopping mall或许符合很多人对城市的定义,但她认为那恰恰是把有钱人和没钱人区隔开的产物。她指着身处

上海快三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shadhinmo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木港资讯